瑞典女财长:为难民宁愿牺牲瑞典人的利益

据瑞典报纸Expressen 报道,瑞典社会主义政党财政部长玛达琳娜安德森(Magdalena Andersson)宣布,为了填补激增的社会福利成本,瑞典将需要提高退休年龄。因支付难民费用,瑞典财政部长安德森是自1997年现有财政政策实施以来首位打破预算上限的财政部长。

这位财政部长是在本地政府与郡县委员会(SKL)发表了最新的经济报告后做出该评论的。该报告指出,由于瑞典人口的激增,需要更多的税收来支持福利体制。

由于难民的涌入,瑞典的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了几乎任何欧洲国家。欧洲数据统计机构Eurostat的报告显示,每1000人中,瑞典增加了近15人,而欧洲平均值是3人。

瑞典的犯罪率也持续飙升,尤其是暴力犯罪。其中性暴力为2006年公布数据以来最高,今年11月瑞典国家预防犯罪委员会(Br?)公布的数据显示,受访人士中15.6%在过去一年遭遇过性暴力和性骚扰。

基层警察表示,几乎所有严重犯罪都来自于移民。不过,虽然面临越来越大的公众压力,瑞典警方始终不肯公布犯罪人员的官方构成数据。

本地政府与郡县委员会(SKL)的报告显示目前瑞典的福利制度面临41亿英镑(折合人民币近362亿元)的资金缺口,必须通过加税或者推迟退休年龄来填补。

瑞典就业局今年8月发布的数据显示,瑞典本地人的失业率为3.9%(为欧洲最低之一),而来自国外背景的瑞典居民失业率高达21.8%,为欧洲最高。因此显然大部分福利的开销将被用作支持大量的外来人口。

2016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为了接收难民,瑞典纳税人的年开销为480亿英镑(折合人民币4200亿元),这个资金能够支付14年的军费。斯德歌尔摩大学副教授扬图尔伯格(Jan Tullberg)根据福利、住房、教育等其他开销得出了这样的数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