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空军联训的几个特别细节

中国空军和巴基斯坦空军于9月7日至27日在中国境内举行“雄鹰-Ⅵ”多兵(机)种联合训练。这次联训有何特别之处?防小务梳理出几个有意味的细节。

中国空军派出歼-11、歼轰-7、空警-200等多型飞机,以及地空导弹、雷达、空降特战等地面分队参训;巴基斯坦空军派出“枭龙”和预警机等多型飞机参训。中国海军航空兵也派出飞机参加中巴空军联合训练。

近年来,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部队共同执行了在东海防空识别区常态化管控警巡任务,并在国内的一些演训任务中进行了联合训练。中国海军航空兵首次参加这次联训,既是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联合演训的进一步深化,又为海军航空兵加强对外交流合作打开了一扇大门。

中巴空军联合展开进攻性对地攻击训练,中方飞行员驾驶战机奔向目标空域实施攻击。

近距支援作战——CAS(Close Air Support),即航空兵为支援地面、海上部队、两栖部队、特种部队进行作战,是此次中巴联训的新增课目。

在前期开展的近距支援作战训练中,中国空降兵的地面引导人员和巴基斯坦派出的地面引导人员,分别成功引导战机摧毁了地面目标。近距支援作战的首次成功实施,为陆空联合作战,特别是特战部队与空中力量的联合行动探索了经验。

在此次联训中,首次组织实弹课目,投射实弹60余枚均命中目标。实弹训练是空军实战化训练的一个缩影。这几年,空军部队加大实弹训练力度,从打模拟靶到实体靶、从固定靶到移动靶,难度强度大幅提升。此次参演的空军驻疆航空兵某旅所有完成改装的飞行员都打过火箭弹、航空炸弹、精确制导炸弹等各型弹药。

近年来,空军实战化训练的强度超出以往。中国空军持续组织自由空战、突防突击竞赛考核,广泛开展山谷飞行、远海低空超低空、边界条件下实弹打靶等高难课目训练,部队实战能力越来越强。

这种变化被巴方飞行员看在眼里,巴方幻影中队上尉飞行员阿里说:“中方飞行员对飞机的操控、能量运用和态势判断,有了长足的进步,每次过招都是挑战和享受。”

连日来,中国和巴基斯坦两国空军在“雄鹰-Ⅵ”联合训练中,双方飞行员同乘对方战机,全程参与互为对手的攻防训练。

巴基斯坦南部空军司令哈希布少将登上歼-11BS战机,在空军航空兵某旅副参谋长辛鑫的协助指导下,完成座舱准备,准备同乘飞行。

军事专家王明志说,同乘对抗的训练形式释放出中巴两国空军深度互信的强烈信号。主战飞机是一个国家空军具有相当高技术含量的武器装备,虽然在一些场合下允许其他国家的飞行员零距离接触,但从“同乘体验”深化到“同乘对抗”却不多见。

29岁的尔族飞行员尼加提·库尔西第一次参加中巴联训,在空对地进攻训练中,他同乘巴方“幻影”战机。

王明志表示,同乘对方战机对抗训练,是中巴两国空军共同推动联训向深层次发展、实现联训质量新跨越的务实举措,有利于提升实战化训练水平和实战能力。

同乘对抗不仅体现在实飞环节,更是体现在双方飞行员从受领任务、战术规划、行动实施到效果评估的全过程;不仅是中巴空军飞行员在座舱内的技战术切磋与互动,更是涵盖双方指挥员、指挥机关和飞行员(战斗员)之间的全方位交流互动;不仅包括中巴空军飞行员在对方战斗机上的同乘对抗,更是纳入了战斗机、攻击机、预警机在内全要素的联动。

事实上,夜战,从战机具备夜航能力以来,一直是世界空军训练的重难点课目。夜间环境复杂,能见度低,不仅给领航和指挥带来较大困难,而且让突击实施起来更加困难,需要任务机组有高度的协同意识,并合理制定战术战法。

联合训练中增加夜战训练等高难课目,标志着中巴空军交流正逐渐向深度拓展。”中巴空军联合训练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李文刚说,战争不会只在白天打响,开展夜间联合作战训练,不仅是为了提升飞行员的技战术水平,更是一切向实战看齐的需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