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年美国10岁女孩惨遭杀害凶手判刑后表哥设计入狱二罚凶手

美国印第安纳州杰克逊县中有一个面积为3平方公里的小镇,它叫作克罗瑟斯维尔。

这是一个美丽的城镇,镇子上人口没那么多,环境优美,孩子们能在街道上自由自在玩耍。

赛普拉斯湖畔边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湖边,一只手上还夹着香烟,嘴里一边吐着烟圈,一边静静看着湖水上波动的涟漪。

一个小女孩正在冰冷的湖水中奋力向上,她的嘴里还在呼喊着“救命,救救我”。

她一边探头一边呛水,冬日笨重的衣服吸水很快,不一会儿,女孩渐渐没了力气,湖水也没了涟漪。

2005年1月30日,一队警察在赛普拉斯湖里打捞,等物体上岸后发现是一个小姑娘的尸体。

小女孩大概十来岁的年纪,尸体已经泡的发白,身体上的肉部分已经开始溃烂,经过警察鉴定,这个小女孩就是前几日失踪的小姑娘凯蒂。

根据目击者声称,今早他围着湖边散步的时候,隐约看见湖中央似乎有东西,像是人。

他不敢确定,但又担忧万一真是谁想不开了或者是失足落水了就麻烦了,便报了警。

当夫妻二人听说女儿竟然遇难了,当他们来到湖边看到女儿的尸身后,安吉拉当场就昏了过去。

约翰失声痛哭着,女儿怎么会在湖里呢?她不可能跑这么远的,一定是谁害她落水的。

除了约翰和安吉拉,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男孩,他死死盯着女孩的尸体,双手紧握成拳大声尖叫出来:“啊……到底是谁干的……”。

警察前来安慰:“我们需要对尸体进行鉴定,请相信我们一定会弄清楚真相的。”

后来经过法医的鉴定,凯蒂确实是溺水而亡,但很不幸的是,凯蒂生前被人过。

经过技术人员的分析鉴定,警方发现凯蒂身上残留有不少红色的纤维,像是家中地毯上的,询问过安吉拉后,安吉拉很确定他们家没有红色的地毯。

这个湖边管控没那么严格,所以有不少垃圾的存在,这给警察寻找线索增加了很多难度。

但再怎么难也要着手做,所以他们不遗余力去寻找关键信息,无论是烟头还是口香糖,起眼或者不起眼的都一一排查。

上面提取到的信息和体液是吻合的,但是这个数据不能在警方庞大的信息库中找到。

换句话说这个人以前并没有犯罪记录,他们就必须换一个思路,一点一点去寻找这段期间可能会见过凯蒂的人,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线索。

凯蒂在2005年初永永远远离开了世界,可是她1994年8月13日才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完完全全长大,还没有体会到世界的缤纷美妙就被人残忍杀害。

她的父亲约翰是从事机械行业的专业人士,妈妈安吉拉主要在家中忙于两个孩子的日常生活和家中的琐碎事件。

原本克罗瑟斯维尔是一个非常和平的小镇子,已经很多年了大家都相安无事、邻里和睦,每个小孩子都很快乐。

在郊区美好的环境下,她们开开心心上下学,尤其在善良的凯蒂眼中,小镇中的每个人都很友善。

直到2005年1月25日,室外的寒风让人瑟瑟发抖,凯蒂一如既往地吃早饭、上学。

下午三点多她放学回到家中,爸爸还没回寄,应该是工作耽搁了,妈妈围着围裙在厨房忙忙碌碌。

十岁的凯蒂已经非常懂事乖巧了,主动走到厨房问:“妈妈,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安吉拉看见女儿亮晶晶的眼睛和治愈的笑容,不忍心拒绝:“宝贝,去帮妈妈买点卫生纸好吗?就去附近的那家商店就行。”

安吉拉从钱包中取出一点给了女儿,并且叮嘱道:“买完不要贪玩,回家吃晚饭啊。”

凯蒂点了点头就出门了,商店确实很近,路过几栋房子,经过一条铁轨就到了,凯蒂以前常常跟妈妈来买东西,所以她很熟悉。

当天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女孩已经来到了这里,并且按照妈妈的要求买完了所需要的东西,她开心地走了。

她给女儿平时玩的比较好的朋友联系了一下,得到的结果都是:凯蒂并不在他们家。

安吉拉总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她心中无法平静,跟丈夫商量二人去外面找找人。

都是街里街坊的,大家都会熟悉,老板说:“来过啊,天还没黑的时候,买完东西就走了啊。”

要是一场乌龙回头好好道歉就行了,而且凯蒂也不可能是离家出走,那么乖巧的孩子,她还期望着明天学校的娱乐活动呢。

警方也怀疑小孩会不会遭到了什么危险,他们不敢耽搁,赶紧着急所有人员进行全方位寻找。

众人沿着小镇,打着灯光,并且拿着扩音器,大街小巷中都是凯蒂的名字,甚至热心的邻居也加入到里面。

他们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甚至是巷子里的垃圾桶还有广袤的田间,都一寸一寸去找,除了居民的家中。

仍然一无所获,警察们开始怀疑凯蒂会不会不在这个小镇上,被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座小镇的交通线并不多,出去到别的地方必经一条路,他们围绕着这条路进行勘探和搜索,最终有了一点眉目。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看见过一辆白色的车,看车型应该是福特皮卡吧,当时车子开进来了就是前面的死角里。

我看见他下车把凯蒂抱上了车,那个人身材单薄,是个白人,估计有四十岁吧。”

通过商业广播电台、卫星电台、电视台,以及有线电视向全国发布,并同时会利用电子邮件、电子交通状况号志,以及无线装置的短信发布。

警方根据目击者所见绘出嫌疑犯的人像,将他和凯蒂的相关资料都发布在各大媒体上。

“25号那天,我跟朋友们在家中制作毒品,我们下楼取东西的时候,恰巧碰见她了,我们当时很紧张。

但是把她绑到湖边的时候,我们还没动手呢,她自己崴了脚掉了下去,正合我们心意,就任她自生自灭了。”

查尔斯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他觉得小姑娘死的挺可怜的,最近老是做噩梦,他受不了了所以想要自首,向她忏悔。

警方并没有完全相信查尔斯的话,因为他在阐述事件经过的时候语序混乱,很多细节都很模糊。

警方将查尔斯的身体数据跟凶手的进行匹配,果不其然失败了,证明了查尔斯在说谎。

果然他现在精神恍惚,意识出现了幻觉,体内含有大量违禁物成分,查尔斯完全是吸食违禁物造成自己的意识出现了错觉,幻想自己就是凶手。

现场发现了好几个烟蒂,可以证明凶手有烟瘾,他要是对这款香烟入瘾的话大概率近期是不会换牌子的。

没过几天,警方接到通知,可能是嫌疑人来买烟了,商家记下了嫌疑犯的车牌号。

车主名叫安东尼•斯托克尔曼,四十岁,普通打工者,已婚还有孩子,以前没有犯过罪,从过往经历看的话就像个老实人。

因为警方跟他打过照面,当时他说自己在帮妈妈搬家,有不在场证明,所以把他排除了。

警方又一次上门寻找,安东尼肯定很意外,但是他不能拒绝,无奈之下他只能配合警方提取DNA。

警方继续搜查,来到了他妈妈的家,家中卧室发现了红色地毯,经过技术人员对比,要素完全相同。

但是安东尼一直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是他干的,不是他一句否定就能逃脱的。

4月17号,安东尼被捕,判处无期,他竟然上诉称自己有精神疾病,想以此来逃脱刑罚,可是法院驳回了他的请求。

安东尼残害了一条人命还能好好活着,这对凯蒂的家人而言肯定痛不欲生,更何况这个人毫无悔过之心。

06年9月份,贾里德陈安东尼没有防备的时候将他弄晕了,拿出自己做的纹身工具在安东尼的头上刻下了几个字:凯蒂的复仇。

从此以后每当安东尼照镜子就会发现鲜明的“凯蒂的复仇”,愿恐惧伴随他一辈子。

有人猜测贾里德入狱是自己策划的,为的就是再次惩罚凶手,贾里德也确实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