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最丑的美男子”辞世上海影评人回忆这位新浪潮电影代表人物

昨天,新浪潮电影代表人物,法国著名影星让-保罗·贝尔蒙多(Jaen-Paul Belmondo)辞世,享年88岁(见本报之前报道)。Jaen-Paul可谓是法国最知名的男影星之一,演艺生涯跨越50年,一生演出超过80多部电影,并与法国各大导演有过紧密合作,他的演艺生涯被视作“法国电影的一个缩影”。2016年威尼斯电影节曾授予他终身成就奖。

晨报记者今天采访了电影评论人马圣楠,马圣楠2008-2009年曾在法国巴黎求学,非常熟悉法国电影,对于法国的新浪潮电影,马圣楠告诉记者:

突然想到自己读书的时候,马晓宏主编的《法语》专业课本里,《精疲力尽》是难得一部被提及的电影,也因此第一次知道了法国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作。2018年,《电影手册》的前主编傅东来沪做影评工作坊时,给大家开了一个片单写影评作为入学测试。其中就有《狂人皮耶罗》,而我也是有幸参与了为期一周的工作坊,写了这部电影评论。

有时会忘记很多类似的,可以说是平庸的作品。但是一些风格独特的片子,或好或坏总是会占据自己记忆中的一块。《狂人皮耶罗》就是这样一部,作为一部洋溢着自由元素的影片,一切都那么美,除了长相个性的男主皮耶罗 ,但这种倔强的长相似乎非常协调的在影片里与美丽的女主形成映照——两人在森林与海边探讨生活的意义时,很像是亚当夏娃的寓言。

让-保罗的存在,让我第一次形象地觉察到,演员的意义不在于那张脸——你很难说他的脸是帅气的,外国影评人甚至用夸张的“Craggy(粗犷的、棱角分明)来形容;而要说一个位列世界级著名演员的演技,也有些不合适,毕竟演技是成为演员这个行业的基本技能,就好像我们可以赞美律师雄辩,而不是赞美他知道法条。

让-保罗的离开再一次提醒了我们,演员的意义在于为艺术作品奉献恰如其分的艺术形象。这给我带来非常深的感触:当我们的创作人员和观赏者只能欣赏某种精雕细琢的美的时候,损失了一大片审美体验。诞生过《恶之花》(法国现代派诗人波德莱尔的诗集)的国度,似乎对于这有比较多的例子:来自于生活的对象,因为其真实,因而五花八门,各具其“美”(审美价值)哪怕有些事泥淖,有些是残骸 ——这在很多文化中需要一定的积淀才能被理解,在我们国家的审美经验里,如残荷之美,异曲同工。

马圣楠认为:让-保罗的离开是法国新浪潮的又一次告别,所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在整个电影历史发展的角度,那群年轻人接过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大旗,为整个世界开创了新浪潮之风,为全球影人带来热腾腾的新风气。斯人已矣,其名长存。如果青年电影人以创作优秀作品为业,那无论是对于他们自己,还是对于观众,抑或是对于文化历史,都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