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地震后:古城毁了热门景点还在迎客

摩洛哥地震之后,王欢第一时间在朋友圈报平安,接下来又花了10几分钟,逐一回复家人和朋友的私信。

9月8日上午,她刚抵达这座城市。这是她4年来第一次出国旅游,特地选择了免签的摩洛哥。只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就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大地震。

晚上23时10分左右洗漱时,她猛然看到镜子在抖动,还以为是舟车劳顿太累了,有点头晕。只是没过几秒,耳边就传来刺耳的呼喊声,她连忙跟着人群往外跑。

在她身边,全是惊慌失措的面孔。有人没穿鞋光着脚,还有人裹着浴衣就出来了,被惊醒的小孩嗷嗷大哭,巷子里的猫叫声此起彼伏。

这场地震达到6.9级,震中位于马拉喀什西南约71公里处,已造成2862人遇难、2562人受伤,摩洛哥全国哀悼3天。尚未收到有中国公民伤亡的消息。

目前,摩洛哥政府接受了西班牙、英国、卡塔尔、阿联酋这4个国家的援助,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中。

近些年,摩洛哥是热门旅游地。这里既有欧洲的浪漫,又有非洲的神秘,在社交平台上被称为“全世界最‘好色’的国家”,蓝色的舍夫沙万,红色的马拉喀什,白色的卡萨布兰卡,吸引了无数人前去打卡。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在这里发生,《权力的游戏》在这里取景,三毛认定此处是她前世的故乡。

这次地震后,自1985年就被列为世界遗产的麦地那老城,部分古建筑轰然倒塌,一些古迹和人文景观再也看不到了。

建于1000多年前的库图比亚寺宣礼塔,也出现了明显裂痕。这是马拉喀什最大的寺,被称作“马拉喀什的屋顶”。

不过新城受损没那么严重,大家正在努力恢复日常生活。‍‍‍‍‍‍‍‍‍‍‍‍‍

夺门而出的那一刻,她除了手机什么也没带。等出去后,才发现楼梯间挤满了人。周围的窗户不停地晃动,墙上的装饰掉在地上,空气中满是灰尘。

她的心跳速度很快,腿一直忍不住地发软。之前,她看过电影《唐山大地震》,知道地震能在瞬间吞噬无数生命,心里害怕极了。

她在网上搜了下,发现这家酒店离震中不远,不到100公里。因为担心余震,几乎没人敢回去睡,都在室外空旷的地方凑合,游泳池边横七竖八躺满了人,车里座无虚席。

凌晨两点,温度骤然降了下来,她又困又冷,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她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不敢贸然行动。最终在翻译软件的帮助下,和一个当地女孩搭上话,结伴回房间,胆战心惊地把厚衣服和被子拿下来。

酒店工作人员可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场嘈杂而混乱,痛哭声和警报声交织在一起。

不过,年轻人大多忙着拍照留念,“反正已经这样了,只能苦中作乐”。有意思的是,旁边好几个人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还不忘抱着家里的猫一起出来。

之前,王欢听说猫被视作“洁净之物”,在马拉喀什地位很高,有人的地方就有猫。这次百闻不如一见,和这些毛孩子“共患难”,倒让漫漫长夜显得没那么紧张和慌张了。

当晚,他正和朋友在街上吃夜宵,恍惚间感觉桌子在动,脚下莫名震颤。他本以为朋友在抖腿,还打趣了几句,没想到是地震。

前后也就几秒,餐厅的窗户全碎了,墙上出现肉眼可见的裂缝。他脑海里闪过父母的身影,心想:要是生命就这么结束了,那也太遗憾了。

出于本能,他喊了句“赶紧跑”,就带着朋友离开。与此同时,已经有几十位顾客向门口冲去,好几个人摔倒在餐厅门口。后面才发现,周围其他餐厅也大同小异,有监控视频记录下了人们逃生时的慌乱。‍‍‍‍

街上停满车辆,人们四处狂奔。附近广场成为所有人的避难所,往日这里充斥着目不暇接的摊位,空气中弥漫着塔吉锅的香味,如今几百个人躺在地上,毯子成了抢手货。

杨哥唯一庆幸的,是刚送走一个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毕竟这个季节,刚好是摩洛哥的旅游旺季。

还没喘口气,他手机里已经跳出了99+条消息,有的是客户咨询还能不能来,也有的是旅行群里同步消息。

第二天一大早,他去古城周围看了下情况,发现大多数老建筑和酒店都有塌陷,不过没听说周围的人死亡或受伤,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47岁的阿卜杜·马济德,一夜之间失去了3个家人。小屋的地板突然塌了下去,只有他和12岁的儿子及时跑了出来,其他人都被困住了。

他的腿被砸下来的瓦砾压住,在邻居的帮助下才拉出来。当他花了2个多小时清理废墟,好不容易找到妻子和女儿时,发现她们已经没有呼吸了。

塔耶布·伊亨巴兹一家同样遭遇不幸。当他看到儿子和父母都被埋在瓦砾中时,不得不二选一。他把儿子挖出来,转头看向被石头困住的父母时,他们已奄奄一息。

他亲眼目睹了父母死去的过程,为自己的选择痛苦不已,哽咽着说:“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埋在废墟下面,就像是人生重启了。没有父母、没有房子、没有食物、没有衣服。我现在50岁了,又要重新开始。”

当地老房子大多是夯土或砖石搭建的,抗震强度低。地震发生时,墙壁和天花板轰然坍塌,人们被碎石掩埋。再加上交通不便,车开不进去,救援工作很难开展。

尤其是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麦地那老城,在地震中严重损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官员前往现场勘查时,发现“损坏比我们预期的更严重,许多地方的城墙损坏”,损失难以估计。

不过,位于新城区的常规旅游路线很快恢复了,街边的游客和昔日一样多,机场的航班正常运行。

王欢本来想赶紧离开,但一搜机票,发现到迪拜转机的票价已经涨到了近万元,比来时足足翻了2倍。

既来之则安之,她放弃了离开的念头,决定继续接下来的行程。虽然老城区大多被毁了,但新城区的热门景点都正常接待中。

虽然进不了,但抱着看一眼就少一眼的心理,王欢还是慕名去了巴伊亚皇宫,只在外面看了一眼。皇宫赭红色墙壁上,涌现出很多裂缝,大门口的地上遍地瓦砾,历史的厚重和现实的荒凉相互映照。

来到马约尔花园,氛围欢脱了许多。有不少人在兴致勃勃地拍照,街边的商店和餐厅都在营业。只有偶尔驶过的救护车和警车,提醒着人们4天前发生的一切。

看到大家劫后余生的状态,她的心里多了些沉重,默默希望这里早日恢复她的美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