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韩国的足球男神追到美艳娇妻留洋队友从郑智到久保建英

一年多之前,尚在纽卡斯尔联效力的韩国国脚奇诚庸,向英国记者克雷格·霍普讲述着自己在韩国参加的军事训练。

虽然凭借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男足铜牌,他早已得到了常规兵役的赦免,但在四年前休赛期接受的短期军事培训,依然是他回国期间的必修课。

早起出操、射击打靶、扔手榴弹、20公里拉练……经过前所未有的洗礼后,奇诚庸这样说过:如果有一天家国变战场,他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足球,“我会做好一切准备,去保卫我的祖国。”

如今,和平年代的出征宣言,还不需要奇诚庸的勇敢兑现,他所需要专注的“战场”,也依然在足球领域的欧洲五大联赛。

北京时间3月7日,马洛卡在西甲第27轮2比1击败埃瓦尔,时隔七年终获西甲客场胜利。而在到队一月有余后,身穿10号球衣的奇诚庸,也通过替补出赛的10分钟,完成了代表新东家的首秀。值得一提的是,本场比赛被他换下的先发球员,正是攻入关键球的亚洲后辈——久保健英。

从英格兰到西班牙,从纽卡斯尔联到马洛卡,或许这一次与东亚同胞的不期而至,已经会让奇诚庸感叹岁月的流逝吧——毕竟,他可是比久保健英足足大了12岁。

当生于川崎的久保健英只有5岁时,子承父业的奇诚庸,已经与首尔FC签下了职业合约。那时候,他刚从澳大利亚学成归来,布里斯班狮吼和首尔FC同时开出的合同,一度让他陷入两难。

身为韩国足坛名角Ki Young-ok的儿子,奇诚庸与足球的羁绊似乎命中注定,没有任何强迫,他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踢球,一发不可收拾。2001年,为了让儿子提早接触到英语世界,Ki Young-ok将奇诚庸送到了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只要能学好英语,就算没有成为职业球员,他也依然拥有从零开始的筹码。”

在布里斯班的John Paul College,奇诚庸选择了一个极致落俗的英文名——大卫。他说,自己只是想普通一点,仅此而已。但若干年后,这个叫“大卫”的单眼皮男人,已经是布里斯班最有名的韩国人了。在2015年澳大利亚亚洲杯举办期间,他在布里斯班读书的经历,就成了很多赛区志愿者向记者们“炫耀”的谈资——“没错,这里就是他的主场……”

迄今为止,斯旺西,桑德兰、纽卡斯尔联,马洛卡,奇诚庸的欧洲五大联赛履历,已经来到186场16球,鉴于赛季进入了收官阶段,他的两百场里程碑大概要留到下赛季了。

由于主客观的因素所限,多年前曾怒怼球迷“你行你上啊”的韩国中场,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夺得顶级联赛冠军的感觉了——而他最近也是唯一一次荣膺联赛桂冠,还要追溯到2011-12赛季的苏格兰超级联赛。

平日喜欢用看美剧(《国土安全》和《毒枭》)打发时间的奇诚庸,是在2010年1月来到苏超赛场的,彼时的凯尔特人,向首尔FC支付了240万欧元转会费。

2009-10赛季后半程,凯尔特人的一线队阵容可谓百花齐放:波兰、德国、英格兰、苏格兰、喀麦隆、澳大利亚、爱尔兰、希腊、法国、北爱尔兰、塞内加尔、科特迪瓦、荷兰、西班牙、意大利、韩国、丹麦、挪威、日本、新西兰、美国以及中国的球员,都是出现其中。

当时,比奇诚庸早到队半年、年长9岁的郑智,一直处于较为边缘的状态。由于主教练Tony Mowbray偏好使用双前锋和双前卫的固定搭配,郑智很难在进攻端得到稳定的位置,再加上伤病和国家队的征召,他在多数时间都是替补出赛,或者直接枯坐板凳。整个赛季下来,他只在苏超出战了16场808分钟,收获一个进球。

至于初来乍到、还处于适应期的奇诚庸,则在半个赛季出战10场543分钟,循序渐进。在那几个月的时间,奇诚庸与郑智只在4场联赛同场竞技,且仅有一次同时以首发身份登场。虽然都没有稳坐队内的主力位置,但奇诚庸的年龄和潜力,无疑促使凯尔特人付出了更多的耐心。

一个夏天过去,逐渐适应欧洲生活的韩国人,终究在凯尔特人上位了。两年后,他完成了更大的成就,娶到了女艺人韩惠珍。

2016年年末,在奇诚庸父亲的确认下,来自中超球队的报价已经被奇诚庸获悉。但最终,他还是留在了欧洲,直至今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90后男子“三阳”抗原呈深紫色,距上次才28天…“三阳”来了?症状如何?又一新冠变异株出现,最新研判

“酱香拿铁”大火!一天销量耗尽3000万茅台酒,瑞幸市值大涨32亿;北京多门店该产品已售罄

大瓜!某集团女董事长举报房产公司老总:以吃饭为由邀我进行4p,不参加就骂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