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所认识的黑豹们(下):上一次黑人运动的结局

面对着非暴力运动的失败,创始人以及领袖之一的修伊被隔绝在拘留所中,刚刚此刻接过美国黑人运动领袖大旗的黑豹党人面临一个重要的抉择:

是继续坚持走暴力运动的道路?还是暂且转入地下,暂时积攒力量,进行和平的抗议运动?

黑豹党的领导人此刻十分明白:虽然马丁路德,金的去世刚刚发生,非暴力运动的失败例子就在眼前,可是若是继续暴力运动,无疑会继续为黑豹党带来更多来自政府的压力——尤其是黑豹党此刻已经是美国黑人最大最有力量的组织,美国政府再也不必将眼光分散开,所以在黑豹党领导成员之一:埃德里奇.科列弗提出继续以暴力形势展开运动的时候,其他人都选择了沉默。

黑豹党从此分裂成了两派:以创始人之一西尔为首的大部分黑豹党人转入地下,开始以为为黑人儿童提供免费早餐,创办黑豹党自己的报纸等方式积攒力量,换取更多群众的欢迎;而另一派(实际上只有两个人)以为西尔的软弱气愤不已的埃德里奇.科列弗为首,带领着另一个17岁的,加入黑豹党不久的黑人少年继续以暴力方式抵抗警方的。

科列弗最终因为袭击警察局被警方逮捕,锒铛入狱。虽然他尽力争取到了保释的机会,但是出狱之后也不敢在美国国内停留,前往了非洲的阿尔及利亚。在流亡海外期间,他建立了黑豹党的海外支部,通过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民族解放组织接触,试图获取国际上的支持。他逃离美国的行为虽然有些懦弱,但是也确实使他成为了唯一一位没有被美国警方摧残的黑豹党重要领导人。

至于留在美国的西尔,他虽然不再以暴力形式抗拒警方,但是仍然跳不出被拘捕的命运:在一次芝加哥的反战上,他被邀请做公众演讲,他离开之后,愤怒的人们掀起了骚乱——虽然这些都和已经离开的西尔毫无关系,但是他还是被警方强行逮捕,送上了法庭。

法庭上,西尔要求为自己请一位律师,法官拒绝了;西尔于是退而求其次,要求为自己辩护,法官再一次拒绝了;当西尔为这些抗议的时候,法官则不耐烦的直接命令法警道:把他绑起来,把他的嘴封上!

就这样,除了修伊之外的三大领袖不是在监狱中等待审判,就是流亡海外,黑豹党在警方的大力打压之下终于走向了下坡路。

在这种局势之下,经历过芝加哥袭击的汉普顿站了出来,暂时领导黑豹党继续活动:他一边积极营救西尔等领袖,一边试图淡化黑豹党的黑人政党属性,团结拉丁人,穷苦白人等其他种族,希望能够分散美国政府的注意力——

在黑豹党人熬过了漫长且群龙无首的三年之后,被长期监禁的修伊终于重获自由,但是黑豹党成员们失望地发现,修伊已经被监牢生活折磨的失去了斗争的决心,他再也不是黑豹党的领袖,而成为了推动黑豹党灭亡的掘墓人。

已经四分五裂的黑豹党和领导者修伊的日渐堕落让更多人对它逐渐失望,一些还愿意继续斗争的成员跟随海外的科列弗转入地下,更多的人则是选择退出黑豹党,一去不回头。

这场继马丁.路德.金非暴力运动之后声势最浩大的黑人运动,最终就这样草草收场。

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现在和未来,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中的。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自从半个世纪以前他第一次为在美黑人族群揭开了这梦的一角,包括黑豹党这激情澎湃,却草草收场的运动在内,直到今日所有黑人为了平权而进行的斗争,都是这个美国少数族群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发出的一声怒吼——只是在系统化的歧视和绝对的面前,所有暴力的和非暴力的抗拒最终都是一场梦幻泡影。

被困在受歧视—得不到良好教育—族群平均素质低下—继续受歧视这个悲惨闭环中的黑人族群,当他们尝试了非暴力和暴力运动的所有道路而无果之后,剩下的唯有迷茫——于是当某个时刻他们的绝望和愤怒再次堆积起来,迫使他们不得不站出来的时候,他们发现除了远处那个平等的目标在烨烨生辉之外,周遭遍布着黑暗,而通往平等道路亦是漆黑一片。这一次他们没有领袖,也失去了再一次尝试的信心:

几周之前,美国街头一个36岁的黑人对一个参与暴乱的16岁的黑人少年说:他46岁还在愤怒,我31岁还在愤怒,你16岁就已经开始感到愤怒了,你和你的同龄人有相同的力量,你要想出更好的办法,因为我们什么都没做……

可是事实或许并非如此——马丁路德.金博士的非暴力争取平权运动失败了;黑豹党和小石城事件所代表的暴力运动也失败了,所以当留给老一辈黑人的选择消失殆尽的时候,他们只好把解决问题的机会留给下一代人——

2015年九月,美国PBS在录制一部关于美国黑豹党的纪录片时,对一位前黑豹党成员进行了一次采访,询问他当时守在黑豹党总部和警察武装对峙时候的感受。

(当我与警察武装对峙的时候)我感受到了自由,我感受到了绝对的自由,我是个自由的黑人了;你进不来,我也出不去,在我拥有的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我就是自己的国王。

参考资料:《黑豹党:革命先锋》纪录片/《还我黑权》:《当代青年研究》1989年第七,八期合刊/《美国黑豹党人》:西奥多.兰德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