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足球联赛

4月下旬,三浦知良居然在葡萄牙二级联赛中代表奥利维伦斯队登场参赛,其职业球员征程已是连续第38个赛季。即便是以租借球员身份登陆葡乙联赛,即便奥利维伦斯队是一支标准的日资球队,即便此番出洋更重要的目标是在球队中同时担任管理角色,即便是在一场大胜的最后时刻被替换上场,但出生在1967年2月26日的三浦知良在创造了经历最多职业赛季世界纪录之后,还是开启了全新的职业篇章,令人惊叹不已。葡萄牙职业联赛官网上自豪地宣称,该国联赛历史上最年长登场者就此诞生——56岁1个月零24天。

纪录一出,观者开心,纷纷鼓励C罗有朝一日必破此纪录,也有日本球迷留言,激励“三浦王”不忘初心,斗志不减,力争2047年以良好状态征战SFL(终身足球联赛)。2047年,三浦知良将是八十老人,也只有到了这个岁月的门槛上,才有资格去登场所谓SFL联赛,SFL是Soccer For Life的缩写,意为“终身足球”。这可不是玩笑,SFL联赛真实存在于日本东京,号称日本最新的足球联赛,旗下三支球队——白熊队、红星队和蓝色夏威夷队,40位八旬以上球员日常参赛,平均年龄83岁,罕见的银发联赛。

SFL始创于2003年,志在服务老龄化社会的日本足球群体,最初联赛的年龄门槛设定为花甲之年,谢绝半百之人下场参赛。2012年,联赛的年龄设定提升到了70岁,似乎若不如此,根本无法展现终身足球的银发勃勃生机。五年后,继续延至75岁。今年,联赛只会邀请80岁以上老人报名参赛,要将终身足球演绎到极致。联赛组织者特别强调,SFL真切地展现了日本老龄化社会的样貌以及银发一族参与足球的热情。日本1.24亿国民中三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已过65岁,平均寿命已过85岁。SFL比赛上下半场各15分钟,最重要的规则是球员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感受,随时申请离场。根据近来的比赛看,球员们状态还算平稳,最早提出换人发生在上半场第10分钟。七八月份,酷暑时节,联赛休战,只待秋凉。

联赛中最有名的球员是红星队83岁的前卫野村六彦,老人家12岁开始踢球,60年前随中央大学夺得过天皇杯,成名于著名的企业团日立足球队,并曾入选日本国家队。70年来,野村六彦从未离开过足球,号称过往的生命岁月可以用18届世界杯来定义,日常最具有仪式感的家庭生活就是教女儿和外孙踢球,希望对足球之爱可以传承有序。老人家如今鹤发童颜,将自己的场上位置定义为“控制型中场”,会极为贴心地根据队友的奔跑速度和到位情况,合理地分配控球权。说起如今球场上的身体感受,“控制型中场”自认为耳聪目明,只是希望腿部肌肉可以再强壮些,能确保自己再踢上几年,而老伴儿最关切的是这位老球星的血压问题,严格限定其吃肉,每餐新鲜蔬菜管够。

SFL联赛中的40名高龄球员,大多是曾经的企业团球队中业余身份球员,一度非常活跃,只是未曾赶上J联赛的蓬勃时代,共同特点就是对足球运动一生痴迷,习惯于球队化生存,如今还能登场参赛的自然都是身体康健者,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着冷静客观的判断,从不冒险,唯愿能终身踢球。从4月份联赛开始以来,场边严阵以待的医疗团队还从未真的派上过用场。如今联赛中最年长者是93岁的门将重夫盐泽,老爷子有句名言——如果不是足球,老命早没了。为了能终身踢球,老爷子果断戒烟,成功战胜了脊髓狭窄症,如今选择了门将这一最佳位置,因为如果在别的位置上,跑几圈下来,身体会疼上好几天。

这篇文章对我的感触还是挺大的,人家八九十岁了还在场上踢球,我三四十岁已经在感叹站起来的那一瞬间都要哎哟一声了,还是应该坚持运动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