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四川一起不伦之恋诱发的家庭伦理悲剧

。”大意为拥有高尚的品德,就不会被外物诱惑。若是失去道德了,会如何呢?轻则身败名裂,重则家破人亡,可见道德的底线年前四川有一个小伙却偏偏不听劝,最后酿成了悲剧。

1997年5月14日晚上,暮色四合,星虫皆眠,四川自贡一个小村庄里的一对夫妻却无法入眠,因为身为丈夫的赵某杀人了,死者就倒在血泊中,赵某的妻子玉芬吓得不敢说话,之后在赵生贵的威胁下,两人一起将尸体处理了。

第二天他们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以去外地发展为由,变卖了家里的财产,之后消失在人海。被他杀害的人是谁呢?

很快就有人报案了,是一个叫陈梅的妇女,称她儿子阿勇好几天没回家了。警方在走访的时候,发现赵某家无人应答,加上赵某夫妇匆匆处理家产的行为,怀疑他们和阿勇的失踪有关,于是到赵某家中进行调查。

在赵某家中,警方发现了大量血迹,经检测是阿勇和另一个人的,屋中有打斗的痕迹,后院还找到了带血的铁棒,上面沾有阿勇的血迹,警方怀疑另一个血迹是赵某或者玉芬的,而阿勇极有可能已经遇害。

但当时刑侦技术有限,加上身份证件的应用不像如今这么规范,茫茫人海中,要找到这两个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阿勇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他的父母始终不愿相信他已经遇害,只当他是去外面打工了,总有一天会回来。

其实这么想还有一个原因,和阿勇遇害的原因也有关系,那就是他和自己的舅妈玉芬有一段不容于世俗的私情。但真相究竟如何,只有找到赵某和玉芬才知道。

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两人,几年后,他们接到消息,有人给玉芬的家人寄了一笔钱,但直接寄钱的并不是玉芬,而是一个同乡,但循着这个线索,警方一直摸排,终于在2014年找到了赵某夫妇。

这些年他们辗转云南、浙江、湖北多地,化名“高金贵”和阿芬生活,还生下了一儿一女。那么阿勇去了哪里呢?是否真的被害?归案后,赵某夫妇如实交代了这段尘封17年的往事。

赵某是阿勇的表舅,只比他年长几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因陈梅对这个小表弟颇为照顾,因此赵某和阿勇也很亲近,赵某家贫,到了快30的年纪才成家立业。结婚那天阿勇还来帮忙了。

婚后没过多久,赵某就去外地打工了,结婚的下一步就是生子,养家糊口光靠种地是不行的,他一心为家打拼,却不知自家后院已经着火。

玉芬和阿勇年岁相当,阿勇也不是个有道德感的,作为父母的老来子,他从小被宠惯了,什么事都敢做,看表舅不在家,就惦记上了表舅妈,而玉芬一直独守空房,两人就慢慢走到了一起。

这段不容于世的感情,持续了一年多时间,村里的闲言碎语就传出来了,毕竟就算和表舅关系再好,也应该懂得避嫌,他频繁出入赵某家,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

而这流言也慢慢传到了赵某的耳中,赵某质问过妻子和外甥,两人都不承认,他也以为自己是想多了,但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结果在一次回家时,看到两人举止亲密,已经超过一般亲戚的界限,当下发了一次脾气。

不过家丑不可外扬,他将阿勇和玉芬骂了一顿,让阿勇不要再得寸进尺,阿勇也答应了。但他知道阿勇那无法无天的性子,一时间是改不了的。

两人是亲戚,闹出去也不好听,最后他忍下了这口气,但心里对这个外甥的怨气已经种下。他想着把玉芬带出去一起打工,远离这个祸害。阿勇得知后,再次找上门来了,比之前还要过分。

那天他喝了酒刚回家,就听到一些不堪入耳的声音,推开门看到阿勇后,顿时怒不可遏,要把他赶走,但是阿勇非但不走,还挑衅地问玉芬:“选他还是选我。”玉芬见状不妙,不敢作声,但赵某却是被彻底激怒了,抄起身边的铁棒往阿勇身上招呼,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阿勇的尸体在哪里呢?其实就在赵某家的菜地里,那片地陈梅每天都要走上几遍,却不知道儿子就在自己脚下,何其悲哀。

而赵某的行为已经涉嫌故意杀人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果赵某当时不曾逃窜,而是报警自首,根据当时的情况,他是在阿勇的言语挑衅之下激情杀人,而阿勇与有配偶者发生不正当关系,对引起本案应负一定责任,他是极有可能被从轻或减轻处罚的。

但他毁尸灭迹,躲避追捕17年,将自己推到了另一个深渊,虽然最后的结果没有公布,但相信他已经接受了应有的惩罚。而玉芬,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杀人,但根据《刑法》 第三百零七条 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罪,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自古出人命,若是阿勇能够克己复礼,不越过红线,这场悲剧也不会发生。可见只有端正己身,谨守本心,才是促进家庭和社会和谐的良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