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核潜艇被撞出大洞副艇长竟临阵脱逃27名艇员惨遭毒气毒死

1973年6月,苏联K-56号核潜艇正在海上航行,突然一声巨响,潜艇竟被不明船只袭击撞出直径4米大洞,海水疯狂涌入,27人当场死亡!

K-56号是苏联的675型巡航导弹核潜艇(回声Ⅱ级),隶属于苏联太平洋舰队。1973年6月13日,K-56在日本海的靶场进行导弹实弹演习,导弹全部命中目标,以优异成绩完成了考核。

晚上9点返航时,负责对K-56考核的K-23核潜艇的部分艇员和地方专家也被邀请到K-56号潜艇上,这些外来人员都集中在了比较狭窄的第二舱,使得第二舱人数达到36人,超过了平时的一倍。哪知道,这个超员严重的第二舱竟成了死神选中的目标!

第二舱虽拥挤不堪,但宾主聊天谈笑,气氛十分轻松。凌晨1点零3分,K-56绕过了彼得大帝海峡的转弯角,第二舱里的人们或在椅子上,或在吊床,或在储藏室等不同地方睡觉。突然一声巨响,刺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响彻整个潜艇!

巨大的声音和强烈的震动惊醒了第二舱室所有人,他们第一时间反应是不是遭到了敌人的攻击!还没等他们行动起来,接着又传出潜艇的部分结构发出可怕的金属断裂声!只见K-56号艇艏鱼雷舱和第二舱室之间的艇体竟出现一个直径4米的大洞,汹涌的海水疯狂灌进舱里!

猛烈的撞击当场将通信官亚库斯少校撞死,潜艇也立即陷入一片漆黑。含盐的海水迅速流入动力电池舱,与电池里的电解质硫酸产生化学反应,产生了剧毒的氯气,一股股氯气开始向第二舱室以及首鱼雷舱侵袭!

此时被撞破的第二舱室有32人,而鱼雷舱室里也塞满了22人,但防毒呼吸器只有7部,这本是根据舱内的定额艇员配备的,压根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这就意味着除了这7个人,其他人都可能被氯气毒死或被海水淹死。

按照规定,每个呼吸器上都有艇员名字,他们才有资格佩戴。这时K-56的鱼雷分队长哈桑诺夫准尉将有自己名字标签的呼吸器,递给了来自K-23核潜艇的库切里亚维海军上尉!他知道库切里亚维的孩子即将分娩,想让库切里亚维能够活着出去见孩子!

而正在指挥封堵裂缝的库切里亚维拒绝了哈桑诺夫的好意,此时作为鱼雷舱的最高指挥官,他要与战友们共存亡。其他6名已戴好呼吸器的艇员见状,立即摘了下来,誓要与大家一同赴死!而此刻舱内年龄最大的正是25岁的库切里亚维,最小艇员才18岁,大家在库切里亚维指挥下毫不退缩,全力封堵裂缝!

撞击发生后,K-56号艇长苏奇科夫立刻来到了第二舱室,当见到剧毒的氯气和海水正从第二舱室疯狂涌向其他舱室时。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为了全艇150名艇员生命着想,他只得下令关闭第二和第三舱室之间的舱门,防止毒气和海水侵袭其他舱室。而这样的话,艇首鱼雷舱和第二舱室里的艇员们则被彻底隔绝,只能自救或等死,艇长苏奇科夫和机械师普舍尼奇也将自己锁在了第二舱里与大家共进退。

应该说,为了拯救全体艇员,这在当时其实是一个无奈却非常正确的选择,但第二舱里愤怒而绝望的艇员已失去理智,不断殴打正在关门的机械师普舍尼奇!可怜的普舍尼奇最后死在了毒气和艇员的围殴之下!值得一提的是,当艇长关闭舱门时,政治副艇长竟从第二舱逃到了安全舱室!这种临阵脱逃,抛弃战友的败类与英勇无畏的机械师普舍尼奇形成鲜明对比。

这边库切里亚维指挥官仍在鱼雷舱继续指挥艇员们封堵裂缝,但裂缝实在太大,海水压力使得艇员们根本无法靠近。艇员们又用污水泵排水,但舱底早已被汹涌的海水淹没,污水泵也短路熄火。很快大量的海水已经淹没了首鱼雷舱的二层,所有艇员只得爬上首鱼雷舱的第三层。

此时海水正从污水泵的排水阀涌进舱内,库切里亚维命令艇员们轮流潜入舱底关闭排水阀。每个艇员下潜后也只能旋转半圈阀门,虽然阀门顺利关闭,但仍无法阻挡海水的涌入。很快,海水已漫过了鱼雷舱三层艇员们的胸口,死亡很快就会到来,所有人都开始唱起了雄壮的海军进行曲(瓦利亚克)!

就在这时,负责救援的“海参崴”号巡洋舰拼尽全力,一举将K-56号冲上了滩头并搁浅,大部分艇员得以生还!随后“海参崴”号开始对K-56进行救援,当打开第二舱室舱门时才发现,舱内到处是艇员尸体,这其中就包括艇长苏奇科夫。经统计,事故共导致27名艇员身亡,库切里亚维则得以生还。

那K-56到底是被什么袭击的呢?原来,K-56是遭到了一艘叫“贝格院士”号的苏联科研船撞击!当时K-56的“信天翁”雷达已工作一天,已关闭进入维护状态。同行的“海参崴”号巡洋舰在发现22海里外的“贝格院士”号后,及时提醒K-56号注意规避。

但因人为原因,K-56并未收到信号或者收到却未做处置,导致相撞前5分钟才打开雷达,此时已失去了反应时间,“贝格院士”号以9节的速度垂直角度撞上K-56号核潜艇,酿成了悲剧。

K-56号撞击后,无论是幸存还是牺牲的艇员都被判有罪!但历史不会忘记艇长苏奇科夫、机械师普舍尼奇和库切里亚维上尉等这些勇敢的海军战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