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女性获得者:伟大而隐秘的女性身影

10月,两位女性科学家荣获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她们是法国科学家埃玛纽埃尔·沙尔庞捷和美国科学家珍妮弗·A·杜德纳。她们因开发一种名为CRISPR的基因组编辑方法而获奖。这是诺贝尔科学奖项首度颁给一个全为女性科学家的组合。

另外,安德烈娅·盖兹(Andrea Ghez),1965年生于美国纽约市,美国天文学家,现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盖兹是迄今第四位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科学家。

截至2019年,诺贝尔奖仅54次颁给女性。今年的结果,无疑打破了女性在科学研究方面处于劣势的传统看法。

1979年,柏林爱乐巡演至中国北京,在记者会上有人询问指挥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为什么你的乐团里不招募女性团员呢?」卡拉扬回答道:「女人是属于厨房的,并不属于乐团。」德国作曲家理查.史特劳斯(Richard Georg Strauss)也曾经说过,在他心目中,女人是没有作曲能力的,而(Gustav Mahler)也要求他的太太,结婚后必须放弃自己的音乐创作,转而全力支持他,由以上种种事例,或许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西方音乐史会是一部着重男性的历史了,但是否真的只有男性音乐家,没有女性音乐家呢?

弗兰倩丝卡.卡契尼,普遍被认为是宾根.希尔德之后最有影响力的女作曲家之一,她出生于16世纪的意大利佛罗伦萨,是巴洛克时期作曲家齐欧里欧.卡契尼(Giulio Caccini)之女,是第一位创作歌曲的女性作曲家。

伊丽莎白-克劳德是法国巴洛克时期具有高度天份的女作曲家,她出生于音乐世家,在五岁时便在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面前演奏大键琴,伊丽莎白于1687年出版的大键琴作品是法国17世纪键盘作品的典范,1694年她创作了第一部法国女性所写的歌剧,隔年,她更是写出早于赫伯(Jean-Féry Rebel,1666~1747)、布沙德(Sébastien de Brossard,1655~1730)、库普兰(François Couperin,1668~1733)等这些较常被提起的巴洛克时期音乐家的奏鸣曲,更可以说是法国境内最早出现的奏鸣曲。

克拉拉·舒曼,罗伯特·舒曼的妻子,也是浪漫主义最重要的钢琴师之一。克拉拉从小接受父亲维克的严格训练,拥有精湛的钢琴弹奏技巧,12 岁便在布商大厦以“音乐神童”之姿首次公开演奏,她一直以天才少女钢琴家扬名于音乐界,婚后也没有放弃自己的音乐。

不过,还有更多,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前行,偶尔翻出的一朵朵浪花,也多半转瞬即逝,早早夭折了。现在人们提起她们,还总要挂着一个或几个男人的名字:玛丽亚·安娜是莫扎特的姐姐;范妮是门德尔松的姐姐;克拉拉是舒曼的妻子,勃拉姆斯的倾慕对象;阿尔玛是、格罗皮乌斯、魏菲尔的妻子,众多艺术家的情人……

【作品简介】这本书介绍了女性从古到今在艺术上的影响力,概括介绍了历史上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几位女性音乐家的生平及成就,并将她们与同时代的男性音乐家作比较。

有人曾说过,英国音乐盛行的时期属于过去和未来。在对位音乐的时代,该国的音乐前所未有的兴旺。与文学世界迎来了莎士比亚时代一道,音乐世界也进入了最辉煌的时代。同样,在王政复辟时期,由于天才珀塞尔在歌剧界的贡献,音乐得以坚持自我的本色。但在音乐界,没有女性的名字被记录在册。直到18世纪后期,女性的名字才开始出现在音乐名人堂中。

1755年,两位颇具天赋的女性——玛丽亚·帕克和玛丽·林伍德诞生了。她们都留下了供后世瞻仰的作品。前者是一位杰出的双簧管演奏者的女儿,也因此得到了非常好的训练。她成为知名的钢琴家和歌手,创作了不少歌曲、钢琴奏鸣曲、小提琴曲,甚至还创作了一部钢琴或羽管键琴协奏曲。林伍德女士更多地将心血注入作曲中,发布了许多歌曲和一部清唱剧——“大卫的第一次胜利”;有两部歌剧仍停留在手稿阶段。

夏萨尔夫人,在较早时期就名声大噪,作为一名管弦乐队的指挥享有盛誉。虽然这并不能被看作女性已经得到足够重视的标志,但同她妹妹在其他地区的待遇相比,英格兰的合唱和管弦乐音乐节给夏萨尔夫人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夏萨尔夫人的作品包括序曲和一部管风琴协奏曲,以及钢琴与小提琴曲。一百多年前在英格兰,管风琴作曲家为数不少。珍妮·玛丽·盖斯特,一位著名管风琴家的女儿及学生,我们发现她创造的不少风琴独奏曲和其他曲目,以及一些协奏曲和钢琴曲的手稿。其他乐器也没有被忽略,安·瓦伦丁1798年出版的《十部羽管键琴及小提琴奏鸣曲》证明了这一点。另一位出色的管风琴家是简·克拉克,她曾发表一系列圣歌,1808年作品在牛津被搬上舞台。

时间稍稍向后推移。死于1895年的伊丽莎白· 斯特林被认为是英国最优秀的管风琴家之一。她的管风琴作品包括两部恢弘的独奏曲、六部优秀的踏板赋格曲、八部慢拍曲,及其他许多作品。她还做了许多无私的工作,比如整理编排巴赫和其他著名管风琴大师的精选集,同时还发布了自己所作的歌曲、二重奏和钢琴曲。1856年,她为了在牛津获得音乐学位,提交了一部为圣诗130所作的管弦乐章,虽然作品饱受好评,但在当时,没有权威人士会授予一位女性学位。玛丽安·米勒,一位歌曲和管弦乐合唱乐曲的作者,在追寻梦寐以求的“音乐学士”的道路上,更加成功。她在维多利亚大学得到了学位。奥古斯塔·阿默斯特·奥斯汀,另一位管风琴家,创作过不少歌曲和颂歌。而伊丽莎白·曼森,也是一位表演者,发表了不少歌曲、钢琴曲以及管风琴曲。

伊丽莎白的妹妹,安·谢泼德·曼森(1811-1891),也就是之后的巴塞洛缪夫人,被斯波尔称为神童。门德尔松是她的朋友,曾为她的伦敦音乐会创造了《赞美诗》这部作品。《三十四部原创音乐与赞美诗》系列可以被归为管风琴作品,但她最大的心血耗费在了清唱剧《耶稣诞生》。她还写了一部宗教康塔塔清唱剧以及其他许多作品,包括极好的独奏曲和合奏曲。爱玛·芒代拉(1858-1896),在国外接受了长期教育,创造了主调合唱曲、钢琴曲、宗教音乐以及一部清唱剧《歌曲的胜利》。伊丽莎白·安妮·纳恩(1861-1894)也创造了不少宗教作品,除了歌曲和各种宗教音乐,她还发布了一部C大调弥撒曲。

19世纪初期,萨巴斯汀·伊拉德精湛的技巧使得竖琴大为流行。在当时,英国家庭竖琴的持有状态和现在家庭拥有钢琴的情况类似。竖琴被认为非常适合女性表演,有女性为其作曲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伊丽莎白·安妮·比塞特、汉娜·宾菲尔德以及奥莉维亚·杜赛克和之后的巴克利夫人,都是著名的竖琴作曲家。

还有为数不少的歌曲作家。在早期的作曲家中,艾伦·迪克森(1819-1878),以多洛莉丝为笔名,获得极大的名声。她的作品至今仍被传颂,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她为金斯利作品《晴朗怡人》的配乐。查理斯·伯纳德夫人(1834-1869)的作品曲式简单平实,但又充满了各种悦耳的旋律,她以克拉丽贝尔的化名为人所熟知。与她一样可以被归为民谣作曲家的,包括乔丹夫人(多拉·布兰德),她是“苏格兰蓝玲花”的作者;或者斯科特夫人(艾丽西娅· 安妮·史波蒂斯伍德),作品包括《安妮·劳拉》和其他为人熟知的歌曲。玛丽·安·维吉尼亚·加百利(1825-1877)因其许多曲调优美的乐曲而闻名,但她也创造了不少主调合唱曲、钢琴曲、康塔塔清唱剧和清歌剧。夏洛特·圣敦-杜比(1821-1885),著名歌手,门德尔松的朋友,同样因歌曲作品名噪一时,她的康塔塔清唱剧《圣多萝西传奇》、《忠诚灵魂的故事》也被多次搬上舞台。苏菲·茱莉亚·伍尔夫(1831-1893)凭借钢琴曲和歌剧《船底星座》以及歌曲而闻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