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度西班牙“国际具象绘画与雕塑大赛”启动首次特设“盛鑫煜艺术奖”——《收藏》杂志副总编采访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何塞·冈萨雷斯

何塞·恩里克·冈萨雷斯(José Enrique González) 出生于西班牙萨拉戈萨,现任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著名画家、出版商。由他创办的西班牙“ModPortrait 现代肖像大赛”是国际当代具象艺术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同时还多次担任“国际具象绘画雕塑大赛”评委、策展人。

季英伦,资深媒体人、《收藏》杂志副总编,盛鑫煜艺术联合创始人,曾主持创办《收藏趋势》杂志,策划并组织“彩韵中国·中国艺术家国际写生团”等多个国际艺术交流活动,组织并担任“委拉斯凯兹绘画与雕塑大赛”、“威尼斯国际水彩节”、“提香国际肖像画大赛”等多个国际性大赛组委会秘书长,著有《植之君子——论梅兰竹菊荷之历代流变》等多本著作。

在国际具象艺术领域久负盛名的2023年度“国际具象绘画与雕塑大赛”启动,自2006年创办以来,大赛已经连续举办十一届,今年是第十二届,“国际具象绘画与雕塑大赛”由西班牙“艺术与艺术家基金会”主办,该活动已经成为当代艺术界最负盛名的国际具象艺术大赛之一,其主要目标是在全球发掘与收集当代最新、最优秀的具象艺术作品,并积极鼓励和赞助艺术家。

作为本届大赛的策展人和组织者冈萨雷斯将素有“在世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艺术家”之称的西班牙著名绘画大师安东尼·洛佩兹、西班牙艺术评论家协会主席托马斯·帕雷德斯等欧美艺术界著名的权威专家聘请为本届大赛评委。本届大赛最大的变化是在传统奖项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来自中国新的奖项——“盛鑫煜艺术奖”,让这个纯欧洲的盛会有了些许中国元素。“盛鑫煜艺术”是国内著名艺术推介机构,自2016年以来几乎参与了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艺术与艺术家基金会”、萨拉戈萨画廊以及冈萨雷斯策划的所有艺术活动。今年六月“盛鑫煜艺术”组织的 “从威尼斯到马德里——中国艺术家写生团”将访问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拜访何塞·冈萨雷斯。为此,资深媒体人《收藏》杂志副总编季英伦采访了大赛策展人何塞·冈萨雷斯。

季英伦(《收藏》杂志副总编):何塞,您好。自从2006年举办首届“具象绘画雕塑大赛”到2023年,已经举办了第十二届,时间也跨越了十七个年头。从世界各地报名参加艺术家和参赛作品来看,当代具象艺术的发展和追求上,在这十几年以来哪些显著的变化?

何塞·恩里克·冈萨雷斯(以下简称“何塞”):在这十七年里全球的艺术活动一直在不断向前推进,艺术是一个有活力的和动态的活体,它促使你去体验,并且让你与其发生关系来感受这种动态的变化。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必须接受新的挑战:从作为素描和绘画基础技法最传统学院派的写实主义,到新媒介、新观念、新绘画形式的介入;再到近乎抽象的写实主义的出现,使一系列复杂的因素汇聚在一起,使过去的这十七年中的具象艺术发生了巨大演变。

艺术中新技术的产生还为我们提供了一系列工具,这些工具已经并且正在帮助人们实现这一变化。但本质就在那里,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家都来参加国际参考比赛之一的 FIGURATIVAS。

2019年由盛鑫煜艺术创始人张鸿宾先生策划的韩学军艺术个展在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何塞·恩里克·冈萨雷斯应邀出席

季英伦:2023年的“具象绘画雕塑大赛”在参赛的艺术类型上进行了调整,包括新增加了年轻天才艺术家(年龄小于25岁)和数字艺术等,为什么将数字艺术作为本届大赛的新类别?

何塞:正如我们之前评论的那样,新技术的出现在艺术的广度上提供了新的概念、新的进步,它们创造了一种新的类型,即:数字绘画。它在艺术领域是一个新的分支,它不仅受最有科技感的年轻人的喜欢,而且在艺术形式中占据重要的份额。我们希望也向这些年轻人、新人才和现代性的艺术形式开放大赛,不断注入新气象。

季英伦:近几年以来参加“具象绘画雕塑大赛”的中国艺术家越来越多,您同时还担任中国举办“委拉斯凯兹绘画&雕塑大赛”的评审,所以,你对中国艺术家和其作品有深入了解。您对中国当代具象写实艺术怎样的评价?

何塞:通过与“盛鑫煜艺术”的合作,使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参与了我们组织的活动,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我们大赛的评审给予中国艺术家参赛作品非常高的评价,仅从他们的获奖结果就可以看出,评审们给予来自中国作品的奖项是毫不吝啬的。

我很荣幸地担任了由“盛鑫煜艺术”主办的第二届委拉斯凯兹绘画&雕塑大赛的评审,参加了整个作品的评审工作。不仅如此,我们博物馆(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在大赛中设立了奖项。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已经达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水平,不得不说他们对于来自欧洲的艺术形式(绘画和雕塑)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并且将自己的思考与表现结合得非常完美。

季英伦:你认为中国艺术家作品与欧美艺术家,特别是西班牙艺术家相比较,在艺术观念、表现形式、审美品味上有哪些共同点和不同之处?

何塞:西班牙和意大利是建立起伟大的具象艺术和现实主义传统艺术的国家,他们的历史和经验是一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的根深蒂固的风格。因此,产生了许多伟大的画家。 我们发现西班牙艺术家与中国艺术家的相似之处在于:他们似乎都对古典艺术充满了浓厚兴趣,并且在当代艺术瞬息万变的情况下,依然坚守自己对传统艺术的热爱。

油画在中国的历史还很年轻,中国艺术家借鉴了西班牙和欧洲艺术大师的传统与技术,他们对人物、肖像、静物作品中的细节刻画、对情调品味的追求,明显地反映出十九世纪欧洲绘画的影响。中国艺术家高度重视欧洲古典艺术传统,但是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也对当代新的具象艺术形式有积极的探索精神。

季英伦:很多准备报名大赛的中国艺术家关心,什么样的作品有可能获得奖项?请谈一下奖项评审的标准是怎样的?

何塞:一个艺术家参加艺术竞赛,首先要考虑的是怎样做好自己。他的作品不仅要反映其自身感受,还应该反映他的思维方式,从艺术本身来思考和研究本体表达语言;而最不应该考虑的是竞赛结果,不要考虑、揣摩评审团的意图。坦率地说,评审团唯一的标准是作品质量,包括观念、构图、结构、执行、技法、深度等。 一幅伟大的艺术品必须具备所有艺术元素最高表达集合体,评审团根据其质量来评判一件作品,没有既定的标准。

季英伦: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MEAM)与盛鑫煜艺术的合作项目不仅广泛,而且也越来越密切。本届大赛奖项中增加了“盛鑫煜艺术奖”,这标志着这种合作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你希望在未来的发展中,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MEAM)与盛鑫煜艺术的合作在哪些方面进行强化和深入,从而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何塞:“盛鑫煜艺术”是一个具有全球化格局的艺术实体,我们选择与“盛鑫煜艺术”合作,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理想、责任和追求。“盛鑫煜艺术”在中国有巨大的具象艺术资源,他们在国内开展丰富多彩写实绘画活动,在国际联合其它国家艺术机构推动当代具象艺术的振兴!

“盛鑫煜艺术奖”在本届大赛的设立,充分体现了我们之间的合作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和层级。我们希望在未来双方的合作中能举办更多的展览、举办更多的专业课程、增进中国艺术家与西班牙艺术家之间的访问、学习和交流,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一如既往地像现在这样亲切、紧密和通畅!

季英伦:你对“盛鑫煜艺术”在推动中国艺术家与西班牙艺术领域进行交流所做的努力怎样评价?

何塞:“盛鑫煜艺术”在推动中国艺术家与海外艺术家交流方面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们从事的是一项非凡的事业,无论是因为文化差异、地域障碍,还是全球性的疫情,都没有阻挡“盛鑫煜艺术”努力前行的步伐。国际间艺术家的合作与交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和课题,它需要有全球化视野、格局和经验的机构来进行协助与调节,才能将不同文化背景国家的人聚合在一起,从而产生出新的机遇和希望。无疑“盛鑫煜艺术”正是这样一个自觉承担起历史责任的艺术机构。

季英伦:作为资深的国际大赛评审,你认为艺术家参加世界性的国际艺术竞赛,对于自身的职业生涯有怎样的帮助?

何塞:全球每年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艺术竞赛,这些艺术竞赛是推广和了解艺术家的绝佳平台。无论是新兴艺术家还是知名艺术家,都需要交换艺术信息、交流学习心得、讨论艺术趋势……这时艺术竞赛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聚汇点,在艺术竞赛中所获取的这些,其实比仅仅参加艺术竞赛本身更加重要。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鼓励所有艺术家参与的原因。

很多时候艺术奖项并不是艺术家参加竞赛中的最终目的。艺术竞赛中的大奖只能有一个艺术家获得,参与评选可能是一百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将共同参加一个伟大的展览,其感觉就是有九十九件非凡的画作陪伴的一个奖项和展览;在作品评审过程中,评审团的艺术大师(如:安东尼.洛佩兹等)会对作品一一过目,使你的作品有机会让艺术大师观看和评价,通过这样的机会使其作品更具价值;同时藏家、画廊与博物馆等潜在的购买者将有机会了解、审视所有参展作品。像 2023“具象绘画雕塑大赛”将接收来自八十多个国家艺术家的参赛作品,这将在现实主义艺术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鼓励所有艺术家参与这样的艺术大赛,重要的是要到现场观看、学习与交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