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黑海商贸的辉煌和衰落

从君士坦丁堡向东延伸,沿着黑海的北岸,再顺着高加索山脉向东,一直越过里海,经过中亚北部的广袤草原,进入高耸的蒙古高原。

在当代,这条路线周边大都是相对贫穷的国家。但在古代,走欧亚草原的黑海贸易却很长时间能够与叙利亚方向的丝绸之路南道分庭抗礼。游牧民族为了商贸利益与农耕民族展开激烈的竞争,然而,商路的兴衰更多还是由那些硕大无朋的帝国所决定的。

黑海被古希腊人称作“好客之海”,而黑海北岸的乌克兰地区堪称“欧洲之门”。这片土地是典型的边境地带,是文明与野蛮的碰撞之地,是后来被称作“西方世界”的政治文化圈的第一道边界。

希腊人依赖于黑海丰富的物产——其中很一部分来自更加遥远的地方,经商路而来。黑海北岸虽然纬度较高,却拥有肥沃的黑土地,降水也较为充沛。因此这里生活的斯基泰人等游牧民族不仅放牧为生,也大量种植粮食,甚至能够大规模向外出口,这在游牧部族当中极为罕见。

柏拉图曾经说过——“希腊城邦环绕着黑海而居,如同青蛙环绕着水塘”。为了增加从黑海贸易中获得的利润,古希腊人广泛地在黑海沿岸建造殖民地。

米利都人建在黑海南岸的锡诺普以其自身的地位,成为了其他一些殖民地的母体。克里米亚有名的殖民地有潘提卡彭、忒奥多西亚和克森尼索斯等,其中,最有名的米利都殖民地莫过于南布格河河口的奥尔比亚。奥尔比亚在全盛时期占地超过120英亩(约48.6公顷),约有一万居民,实行民主政治。

在古希腊时代,乌克兰地区能向希腊出口的商品主要包括谷物、干鱼和奴隶。东方的丝绸之路尚未建立起来,导致远距离的商路能提供的货物不多。不过,希腊人的重商主义和游牧民族对于商业的热衷可谓一拍即合,他们广泛地通婚,形成了实力可观的博斯普鲁斯王国。后来本都人控制了这个王国,在本土丢失之后,还将博斯普鲁斯作为与罗马人对抗的最后根据地。

在罗马人统治的时代,黑海北岸的城市发生了广泛的衰落。罗马人将其归罪于乌克兰草原新的主人——萨尔马提亚人对于商路的侵扰,但实际上这种侵扰源于罗马人并不想和这些游牧民族进行商贸上的深度合作。

在希腊人的时代,黑海北岸出现了快速的希腊化,连游牧的斯基泰人也纷纷开始有意或无意的学习希腊文明。

但在罗马人统治时期,希腊殖民地已经度过了黄金岁月,渐渐开始衰退,被一个个野蛮人部落包围,城内也被蛮族充斥,使得人民极为缺乏安全感。希腊时代最兴盛的殖民地奥尔比亚,多次被蛮族所攻陷。

这是因为,罗马的兴起让叙利亚、埃及和欧罗巴南部有了共同的主宰。从埃及和中东通往爱琴海和爱奥尼亚海岸的商路得到了强有力的保护,谷物随之源源而来。

因此,对于曾经十分重要的黑海商路,罗马人实际上并没有非常重视。他们难以信任那些桀骜不驯的野蛮民族,也懒得花费太多资源精力与他们斡旋商榷,这种冷漠的态度,导致了黑海北岸商路的快速衰落。在远东,汉王朝的经营打通了横跨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的最东段,在当时,这条路线更多地是走横越伊朗高原直抵叙利亚的南线。

阿拉伯人的崛起,给南北商路的竞争带来了新的影响。拜占庭帝国的叙利亚、埃及、北非相继沦陷,损失了关键的谷物来源。如果不从黑海北岸进口粮食,帝国将无以为继。

活跃在公元7至10世纪的可萨帝国,被认为是突厥人中最文明,最擅长做生意的。但这种文明化,正是由拜占庭人的需求所导致的。

从君士坦丁堡到长安的北线商路要经过可萨都城。在拜占庭与东方敌对力量,特别是萨珊帝国的战火频繁之际,可萨人的领土就成了丝绸之路上最安全的贸易线路。

伏尔加河罗连接黑海和波罗的海,既可以让来自北方的商团直抵君士坦丁堡;同时,里海又可以把商船引向波斯乃至两河流域的巴格达。向东经由陆路和卡马河,还能将伏尔加河、乌拉尔河、西伯利亚以及花剌子模都纳入商业系统。

但这种为拜占庭人所主导的商贸,让贪婪的可萨人难以满足,他们开始不断和拜占庭在黑海北岸发生冲突。拜占庭人于是转而与曾经臣服于可萨人的罗斯人合作,这群由维京人和斯拉夫人融合而成的彪悍北欧人迅速文明化,并和拜占庭联手剿灭了可萨帝国,接管了可萨人的商路。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阿拉伯人的商业才能,但阿拉伯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的互相敌视与争战,使得丝绸之路南线的贸易往往在叙利亚中止。这样一来,看起来荒芜偏远的北线,就能保有可观的吞吐量。毕竟,由拜占庭帝国还能将商品输送到整个欧洲。

历史的长河从不停歇,12-13世纪,蒙古西征再次重塑了欧亚商路的格局,即所谓蒙古统治下的和平。鲜为人知的是,嗜好杀戮和破坏的蒙古人,也间接或直接的促进了亚欧大陆的商业和贸易。

在亚洲西面的蒙古汗国,南北分别属于农耕化的伊利汗国和游牧化的金帐汗国。起先,强盛的伊利汗国主导着商贸,西欧各国和十字军国家也愿意与常常和作战的蒙古人贸易。

但好景不长,很快,伊利汗国崩溃,西亚再次陷入了战乱不休的混乱时代,而国祚更长的金帐汗国带来了的更长时间的稳定,让黑海商路重又焕发生机。

不得不承认,金帐汗国说不上太有做生意的头脑。许多欧洲国家因为讨厌蒙古-鞑靼人人的野蛮,选择通过罗斯人的诺夫哥罗德共和国间接贸易,而在黑海北岸,威尼斯和热那亚人建立的殖民地也和金帐汗国冲突不断。

由于尼罗河农业的衰退,控制埃及和叙利亚的马穆鲁克王朝变也越来越依赖于贸易输入带来的粮食。而帖木儿的兵锋退去之后,叙利亚也在马穆鲁克人的统治下有了很长一段稳定时期。基督世界和世界虽然仍旧互相敌视,但商贸却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崛起之后,无论是黑海一线的丝绸之路北道,还是叙利亚一线的丝绸之路南道,都因为大航海时代的开启,而遭到了釜底抽薪般的打击,陷入了不可挽回的衰落。由于这个影响,意大利的海贸共和国如威尼斯、热那亚也遭到沉重打击,渐渐一蹶不振。

当然,这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奥斯曼帝国也绝非拒绝和西欧世界的商业贸易。然而信仰上的冲突,国家利益上的对立,对商业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比起马穆鲁克王朝,奥斯曼帝国更富有攻击性,也更被西欧基督教世界所排斥。

而绕过好望角的海贸路线看似遥远,却因沿途商站的不断建立,以及海运效率的提升,渐渐压过陆上的丝绸之路。从阿拉伯人时代就开始兴盛的海上丝绸之路,终于光芒大放。

然而,这个过程中,黑海北岸的商贸却并非没有回光返照。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金帐汗国的余脉克里米亚汗国疯狂地在波兰、乌克兰和俄罗斯捕捉斯拉夫人,大搞奴隶贸易,使得卡法一度拥有惊人的繁华。奥斯曼帝国庞大的体量,本身也需要大量的奴隶。但在资本全球化的时代,以奥斯曼帝国为终点的贸易路线还是显得太过逼仄了。

而随着奥斯曼帝国的衰落,克里米亚汗国不断遭受沙皇俄国的打击,步入衰亡,黑海北岸的繁华也再次消逝无踪。俄罗斯人未尝不想延续这条商路的繁华,但已经无力和繁荣的大航海时代竞争,只能以疯狂的东方开拓聊作弥补,到19世纪末终于形成了著名的西伯利亚大铁路。

黑海北岸商路沟对于欧亚大陆的物资交流和人员往来,自古以来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这条路线也存在过于遥远,气候环境恶劣,沿途荒芜不利于补给的弊端。

在正常情况下,黑海北岸商路难以与丝绸之路南道竞争。但由于西亚地区频仍的战乱以及帝国之间的对立,黑海商路常常能够喧宾夺主,获得惊人的繁华。只是在大航海时代开启之后,黑海商路终于失去了其竞争力,逐渐落幕。

不过,如今的黑海沿岸,仍是热门的旅游度假胜地,尽管贸易衰落了,但黑海所赋予这片土地的美好的自然风光,仍不断地吸引着来自各地的游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揭秘被暴雨冲走顶奢酒店 悉昙酒店实控人曾为京投银泰总裁 北京顶奢酒店被暴雨冲走了

安徽省蚌埠市政协原副主席孟祥光被“双开”:与不法商人深度捆绑,共同骗取国家惠企资金

南京疑似4名初中生下水溺亡,当地学生:7人聚餐后去游泳,学校当日再发禁止下水通知

LK-99首批重复实验结果出炉:三篇论文两篇来自中国,理论可行但未复现悬浮或超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