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过了二战和西班牙流感 意101岁老翁如今战胜新冠

外媒称,一位来自意大利里米尼市的老者被大家亲切地称为“P先生”,他出生于1919年,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西班牙流感中幸存下来。最近他凭借坚强的意志力战胜了新冠病魔。

据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4月1日报道,这些天来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令人心碎的新闻充斥着媒体,但依然有一些暖心故事给所有人带来希望。

其中就包括一位101岁新冠肺炎康复者的故事。这位来自意大利里米尼市的老者被大家亲切地称为“P先生”。最近他凭借坚强的意志力战胜了新冠病魔。“P先生”出生于1919年,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西班牙流感中幸存下来。

报道称,眼下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全世界人民,尤其是老龄群体正遭受新冠病毒的沉重打击,而101岁高龄的“P先生”奇迹康复很快就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一个令所有人重振信心且希望倍增的好消息。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国几乎86%的死亡是70岁以上的老年患者。

里米尼市的副市长格洛丽娅·利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P先生’告诉我们,即使在101岁,未来也充满一切可能。”她认为“P先生”的康复是一个生命奇迹,为所有人带来了生的希望。

利西还表示,老者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进入当地一家医院,住院大约一周时间。3月26日晚上他痊愈出院,并由家人接回家中。

报道称,利西直言不讳地说,由于年事已高,医护人员对“P先生”的康复没有抱任何希望。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病情逐渐得到改善,一时间成为医院里的“风云人物”。

参考消息网4月1日报道法国《世界报》网站3月30日刊登了题为《“我的精神还需要康复”》的文章。作者雷米·巴鲁在文章中讲述了一位意大利退休老人埃吉迪奥在出现新冠肺炎症状后,入院接受治疗直至康复的经历。现将文章摘编如下:

在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在意大利肆虐之时,10万多位患者中已有13%康复。2月24日,我们曾在距离米兰南部60公里的科多尼奥——这一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红区核心的伦巴第大区小城,同一位名叫埃吉迪奥·洛卡泰利的意大利退休老人会面。他当时讲述了小城镇的疫情和他的悲伤。

埃吉迪奥随后经历了一场地狱之旅:他也被新冠病毒感染,病情严重,入院治疗后从一所医院转入另一所医院。他与死神擦肩而过,然后看着他的朋友们一个个消失。3月16日康复后,这位68岁的退休者讲述了他的故事。

2月21日,科多尼奥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第二天,意大利政府划定了红区,11个城镇约5万人被隔离。3天后,退休前曾在食品行业担任商业代表的埃吉迪奥精神饱满地接受我们采访。

埃吉迪奥回忆说:“2月26日,我开始有了发烧症状,最高烧到39.5摄氏度。我首先给医生打电话,然后开始吃药。但是,发热没有退下去,我出现了呼吸方面的问题。”

他的妻子安东内拉试着拨打急救电线日,埃吉迪奥身体健康状况出现严重恶化,救护车过来把他接走了。但是,在由于医院没有床位,当时的医疗状况并不好。

“我在(伦巴第)帕维省的沃盖拉入院。在那里,我走了一趟地狱。没有床位,病人们就在地上躺着。但是,我还是幸运的,因为我在一间小房间里,没窗户,就我一个人。”

他在医院做了肺部造影,显示双肺感染。但是,3月2日得出的新冠病毒检测为阴性。埃吉迪奥被转入位于帕维省瓦尔齐的另一家医院。“这场地狱之旅,我可是住的五星级的!”

这家医院集中收治病毒检测阴性的病人以避免同阳性患者出现交叉感染。治疗时服用扑热息痛、抗生素以及借助一个小型的呼吸器。埃吉迪奥每三天检测一次。每一次,检测都是阴性。但是,他对此的怀疑依旧存在,因为他一位未被确诊为感染病例的病友去世了。这位病友是科多尼奥的一名医生,他的病毒检测一直是阴性,最后的官方死因是“呼吸系统问题”。

这位近70岁的老人平时热爱运动。然而,他的一位爱好健身的的朋友却因新冠肺炎去世了。

埃吉迪奥在3月16日从帕维的医院出院。第二天,他的医生洛齐过来看他,然后宣布他已经“完全康复”。洛齐是当地的超级英雄,他从未停止探访民众,每天在电话中给出医学建议,照顾患病的病人。埃吉迪奥对“了不起的医疗团队”给予了赞赏。

在他家人的支持下,埃吉迪奥战胜了病魔。他表示:“我失去了很多朋友,城镇一个教堂里停满了棺材。科多尼奥仍是一座封闭之城,但我有运气。我康复了,但是我的精神还需要康复。这太残酷了,但是我们需要打起精神!”(编译/刘卓)

参考消息网4月2日报道据路透社4月1日报道,在席卷意大利的疫情风暴中,卫生官员们发现一个大型族群竟然毫发无损,他们就是生活在普拉托的5万名华人。相关内容编译如下:

2个月前,意大利的华裔居民遭到了可耻的歧视,成为侮辱和的目标,因为大家担心他们会在意大利传播新冠病毒。

但在位于托斯卡纳大区的普拉托,情况恰恰相反。这些曾经的“替罪羊”现在却被当局树为及早严格采取管控措施的典范。

托斯卡纳最高卫生长官伦佐·贝尔蒂说:“我们意大利人担心普拉托的华人会成为问题。但事实上,他们比我们做得好得多。”

华人约占普拉托人口的四分之一,但贝尔蒂认为整个小镇的感染率只有意大利平均水平的近一半,功劳全在他们。这里的感染率为每10万人中有62个病例,而意大利平均水平为每10万居民中115例。

普拉托的华人社区是从1月底开始进入封锁状态的,比意大利首次报告确诊病例还要早3周。

许多人是从中国过完年回来的。他们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互相提醒要待在家里。

因此,当意大利人奔向滑雪场,像往常一样挤进咖啡馆和酒吧时,普拉托的华人居民似乎不见了踪影。这里的街道还挂着春节的装饰品,但已经空荡荡的,商店都关了门。

2月4日,当在中国出生的商人卢卡·周(音)从中国乘飞机回意大利后,他直接将自己关在卧室里隔离14天,与妻儿分开。

自我隔离结束后,他出门都戴着口罩和手套。他说,街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中国人也戴着口罩,害怕把病毒传染给别人。

“我的意大利朋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曾多次试图向他们解释,但他们不明白。我回普拉托的时候,没有一个意大利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我应该做什么事情。我们完全是凭自觉。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都会被感染。”

另一个从中国返回后进行自我隔离的人是23岁的大学生基娅拉·郑(音)。她说:“我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我觉得有责任为其他人和与我关系密切的人进行自我隔离。”

3月31日,在意大利米兰,工作人员清洗米兰大教堂广场地面。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院长布鲁萨费罗当天表示,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的增长曲线正趋于平缓,疫情正在进入平台期,但民众绝不能掉以轻心。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当晚在记者会上说,截至当天18时,意大利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12428例,累计确诊病例105792例,治愈病例15729例。新华社发(达尼埃莱·马斯科洛摄)

3月31日,在意大利米兰,工作人员清洗米兰大教堂广场。新华社发(达尼埃莱·马斯科洛摄)

3月31日,运送意大利伦巴第大区新冠肺炎患者遗体的军用卡车抵达博洛尼亚。 新华社发(詹尼·斯基基摄)

3月31日,在意大利米兰,工作人员清洗米兰大教堂广场地面。新华社发(达尼埃莱·马斯科洛摄)

3月31日,在意大利米兰,工作人员清洗米兰大教堂广场。新华社发(达尼埃莱·马斯科洛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