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难球员 上周刚得知要做父亲

法制晚报讯(记者 黎史翔 李志豪 张骜) 29日凌晨,一架载有77人的客机在哥伦比亚麦德林市国际机场附近坠毁。哥伦比亚官员证实,幸存者有6人,遇难者71人。哥伦比亚民航局初步推测失事原因可能是燃油不足。

据央视报道,失事客机的两个黑匣子也已经找到。此外,中国驻哥伦比亚大使馆表示,没有收到中国公民受伤或者求助的报告,使馆已向机场确认,该航班为包机,机上没有中国公民。

民航专家张起淮在接受《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采访时表示,电路故障或燃油不足都可能导致这次坠机事件,而飞行员的驾驶水平、坠毁位置及救援速度等都影响着是否能有人生还。

据报道,哥伦比亚警方确认,29日凌晨在哥伦比亚安蒂奥基亚省省会麦德林市国际机场附近发生了一起客机坠毁事故。失事飞机是巴西沙佩科恩斯足球俱乐部的包机。哥伦比亚官方最新数据显示,失事客机上载有77人。

哥伦比亚灾难管理局负责人卡洛斯·马克斯29日说:“对失事客机的救援结果证实,幸存者有6人,遇难者71人,有4人最后一刻没有登机。”

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29日在电视讲线名幸存者,目前正在医院抢救,其中2人情况危急。”他说,现场情况和失事原因调查已经展开。

一名在现场采访的路透社摄影记者表示,飞机已断成两截,只有机首和机翼还能辨认,机尾已被彻底毁坏。

据报道,幸存者有包括阿兰·鲁斯彻尔和杰克逊·福尔曼在内的3名沙佩科恩斯球员、2名机组成员和1名记者。遇难的22岁前锋蒂亚圭尼奥上周刚刚得知自己马上就要做父亲了。知道这个消息时他高兴地跳了起来,又拉着队友一起跳舞庆祝。

麦德林的何塞·玛丽亚·科尔多瓦国际机场发布消息说,失事客机是从玻利维亚起飞,坠毁前曾向航空塔台报告电路故障。哥伦比亚民航局正在继续搜救,初步推测失事原因可能是燃油不足。

被卷入此次坠机事故的沙佩科恩斯俱乐部是一支巴西甲级球队,该队在南美杯比赛中表现优异,一路过关斩将闯入决赛。事发时,沙佩科恩斯俱乐部一行正乘机前往麦德林市参加30日举行的南美杯决赛第一回合的比赛,对手是哥伦比亚民族竞技队。

两年前升级到巴西甲级足球联赛的沙佩科恩斯队并没有世界级的大牌球星,这是他们首次闯进南美大赛决赛,志在争夺冠军的他们却遭遇空难。南美杯为解放者杯之外的南美第二大洲际赛事,相当于欧洲的欧联杯。

空难发生后,未随队出征的俱乐部董事会主席菲略接受采访时泪如雨下:“在那架飞机上,有着我一生的挚友。我们知道他们已很难再回到我们的身边,我再也见不到他们的脸庞了。”

对于沙佩科恩斯,菲略直言:“昨天早上我和他们告别的时候,他们对我说,要去哥伦比亚帮我实现冠军梦,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梦,可惜这个梦已经粉碎了。”

多家巴西足球俱乐部29日联合发表声明,悼念在坠机中遇难的沙佩科恩斯俱乐部成员。同日,巴西总统特梅尔宣布,官方将为空难遇难者致哀3天,巴西足协则宣布致哀7天。另外,阿根廷传奇球星迭戈·马拉多纳、足球超级巨星梅西也在他们的社交账号上对巴西沙佩科恩斯队遇难球员的家属表示慰问。文/记者 张骜

民航专家张起淮在接受《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空难中有人生还的问题,是和很多因素存在联系的。首先,在航班坠毁之前,机组人员是否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一方面是看飞行员的驾驶水平,另一方面是空乘人员是否对乘客做出相应的提示。

其次,张起淮认为,飞机坠毁位置偏僻与否、当地气象条件以及救援人员的救援速度都会影响机上人员生还的几率。

张起淮说,如果说飞行员在飞机坠毁前能和地面保持沟通,地面能够及时了解飞机的情况,那对于救援行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另外,若乘客能够按要求完成所有的应急准备,生还的概率也会提升。

张起淮表示,除了这几个因素之外,影响机上人员是否能幸存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说飞机坠毁时的飞机状况、冲击力大小、机舱内的有毒有害气体的多少、行李是否掉落、乘客是否离应急通道近等等。

对于此次坠机事件发生的原因,目前也有两种报道,一种认为飞机存在电路故障,另外一种可能是燃油不足。对此,张起淮表示,两种情况都可能导致这次坠机事件。

张起淮表示,飞行员会根据始发点、终点以及经停点的距离来加油,出现燃料不足的情况,和飞行员加油的量可能存在一定的联系。

对于飞机上出现电路故障,张起淮分析指出,电路故障可能会导致飞机出现三个问题,一是影响飞行员对飞机的控制,二是影响飞机上一些数据的准确性,三是可能会导致发动机起火。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飞行员米格尔·米基·奎罗加在坠机前倾倒所有剩余的燃油,以避免飞机发生爆炸。这一举动被认为是此次坠机事故有人生还的原因。奎罗加被媒体誉为超级英雄。

报道称,这位超级英雄的父亲奥兰多·奎罗加也是一名飞行员。奥兰多在1963年的一起飞机坠机事故中不幸身亡,当时奎罗加年仅1岁。奎罗加的父亲非常喜欢足球,以至于他的玻利维亚名字中还加入了一个体育场的名字。尽管童年生活没有父亲的陪伴,但是奎罗加表示父亲一直激励着他。

在去年的一次受访中,米格尔表示,他的母亲在父亲去世数年后改嫁给了另一名飞行员,随后他们还开设了自己的飞机货运公司。“我们是在飞机上长大的。我哥哥、侄子都是飞行员,我们是一个飞行员家庭”。

奎罗加所驾驶的飞机曾多次搭载足球队队员,来自玻利维亚、阿根廷和巴西的队员都曾坐过他的飞机,很多球员都把他当做是亲密的朋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